目前主MHA/DR
想到什么写什么,杂食。
随心流写手/文手/剪刀手/coser
毫无文笔的青年相声演员,写文=写相声
cp杂,慎fo

Plus Ultra✨✨✨

【麦相】Fall

*没事干不带脑子写的随笔。

*角色死亡有,ooc有,妄想病症有请慎入。

  

  ——

  

  他回到家时已经将近早上六点。

  

  锁眼咬住插销发出咔嗒一声轻响,将钥匙串随便抛到桌上,刷啦啦地又在这片空攒了一天的寂静中激起涟漪。

  

  房间被笼罩在初升的阳光之中——虽说应以转入秋季,但这太阳还是如同夏日一般一升一落都赶在人前。他没有开灯,直直走向放置在桌边的那把游戏椅前将自己狠狠摔进去。他太累,仅是这个动作几乎就要用去他所有的力气。

  

  休息了一整天的支撑杆突然受到如此重击发出一连串尖叫。这让他吓了一跳,险些没有直接跳起来,过了一秒反应过来这家中现在只有他...

【麦相】巷中 -1

*学生时期私设以及妄想有

*每章更新字数不定(。

  

  ——

  

  故事总是从那场考试开始的。

  

  相泽向来习惯早到,他几乎可以说是第一个到达作为考试候场室的大礼堂的。

  

  他环顾四周,又想了想这才走到中间靠后的一排位置间随便挑了个座位落座——能听清台上人讲话又不过于太引人注目的位置总能得到他的青睐。

  

  大礼堂安静得紧,因为空间过大的关系就算是有什么细小的响声也会被吞吃干净,而不知从哪里吹出的暖风则毫不腼腆扑在他的身上。

  

  这环境太适合睡觉了。他打了个哈欠。

  

  虽然在雄英的测试里他的个性没法发挥到最大化但到底他的武器也是...

他其实是耐不住寂寞的,打小就是如此。
但受困于现实,他不得不去接受它,拥抱它,甚至走入那无人的黑暗用他们来保护自己。
他走入人群,淹没入人海,除去冠在他身上那个英雄的名号,他只是其中渺小的一份子。即便他死去,也无人会怀念他。
这便是不成名的好处。
他不是薄情人,却被迫将感情悉数藏起。他活得严谨而小心,遵循那所谓的合理。他会融入人海,然后如同别人一样悄然退场。
于是这时候有一个人出现了,他拥有着像阳光般金色的长发,如宝石般的眼眸。
他拨开人群,驱散黑暗,携着光抓住他的手,说。
相泽消太,你是我最爱的人。我爱你。
那面墙倒塌了。
麦克看见那人眼睛红红地站在倒塌的墙后,他的脸埋在围巾中看起来委屈的紧,好像是在控诉麦克...

【心相】Six Feet Under

@木古封林 查收

*配合BGM食用更佳 Six Feet Under

*角色死亡请慎戳!!!

*我也不知道一个二三十字的赌输的点梗我为啥能写5k+,不怎么会写一方死亡凑合看吧!!

  


  ——

  

  人生不像小说或是童话,更何况也不是所有的故事都会迎来完美的结局。

  

  这是他十六岁明白的事。

  

  ——

  

  他很少像现在这样。

  

  手握做拳不断落在男人畸形的脸上,虽然因为疲惫与疼痛的关系频率比起一开始慢了许多但仍旧毫不拖泥带水。对方被他绑了个严实,不知到底是因为武器优秀的韧性让他无法挣脱还是相泽打得...

【麦相】雨季

*学生时期私设有

*一个关于俩小屁孩在下雨天轰轰烈烈谈恋爱的故事(?)

*下雨天和爽文更配哦

  


  ——

  


  春季的天气预报不总是那么准,特别是在雨水繁多的日子里就变得更为不准确。

  

  最后一节课上至一半时暴雨突然毫无预兆地从天而降,雨滴砸落下来的瞬间班里发出一连串哀嚎,其中也包括麦克。

  

  他挠了挠头发——雨伞让他忘在了家门口的鞋架上,他也没有在学校放备用雨伞的习惯。于是他毅然决然地把求助的目光扔到坐在自己旁边的黑发少年的身上。

  

  相泽昏昏欲睡,成功屏蔽了麦克试图传过去的信号。

  

  麦克悻悻收回视线开始在心中盘算教室里谁...

【麦相】拥抱与爱

*陈年老梗,清水糖

*流血以及战损有请注意

  

  ——

  

  他们常说,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不待见爱情。

  

  随着个性的出现另一附加症状在其之后出现——当你心怀爱意拥抱你心向之人时,若对方不抱有同样的感情你就会灰飞烟灭,简单说就是这样的情况。

  

  每天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拥抱的人很多,或是两情相悦,或是飞蛾扑火。

  

  要用相泽的话说也能总结成个四字短语,太不合理。

  

  撇开这个症状来说,职业英雄的爱情本就是一场冒险。他看过太多案例,不管是一方因公殉职还是两方一同遇难,还是好不容易一起到了退休的年龄宣布结束英雄活动时却被以前打败的敌人找上门...

© 晟木沉榭 | Powered by LOFTER